世界掀起找野人劲头 至今无所获

作者:奇闻吧 目录:不解之迷  时间:2020-07-10 

  奇闻网(szthh.com)小编为您整理:世界掀起找野人劲头 至今无所获

  在人类迄今尚未解开的自然之谜中,除了UFO、尼斯湖水怪和百慕大三角,最令人津津乐道的莫过于神秘的“野人”了。在据说出现频率最高的北美,它们被叫作“大脚怪”;在俄罗斯广袤的森林里,它们被称为“雪人”。自从200年前第一个“大脚印”现身,目击“野人”的报告隔些年就会在世界各地冒出来,虽然至今各国仍一无所获,且不时传出离奇的骗局,但追踪者依然兴致高昂,期待着能弥补“人类进化短缺的一环”。已进行了4年的马来西亚官方科考行动,4月份曾被爆抓获一个“野人”,但随即就被否认;今年夏天,俄罗斯一场森林大火据说也逼得“雪人”现身,科考队为此再度整装待发。而日前,一个中国民间科考组织宣布要在全球征集人员寻找湖北神农架“野人”,再次激发了世界的兴趣,但同样,包围它的也有一片质疑。

  
  中国重燃“大脚怪”


  1974年5月,中国湖北神农架地区有村民报告,他碰到了一个满身白麻色长毛,两脚走路的巨型动物。这是有关神农架“野人”的第一份目击记录。此后,更多看到、甚至收集到“野人”毛发、粪便、脚印的说法,让“身高2米以上、全身红棕毛发、直立行走、抓住人会大笑不止……”的“野人”传说在这一地区广为流传。对于此次宣布的神农架“野人”科考,英国路透社称,“中国对神秘生物学并不陌生,民间历来就流传着神秘传说,类似尼斯湖怪兽的生物据说生活在该国偏远地区的湖泊中;西藏人也一直在谈论喜马拉雅雪人的存在”。名为“约翰尼·弗莱施”的网友在该报道后留言说:“中国是大脚怪的家园,它被认为是早期人类的分支。它们或许仍在那里。”俄塔社则称,此次考察在神农架展开是因为此前许多当地居民表示发现了“野人”。但报道也担心,虽然许多国家都有过类似说法,但还没有一个国家抓获过“野人”。俄塔社还列举了一个造假的例子:美国加州2008年发现的“大脚怪”尸体就被证实是一个里面放满冰块的猿猴橡皮道具。

  
  被“野人”行踪吊足胃口的不止中国一家。最近的消息来自俄罗斯,在这里,它被称为“雪人”。俄新网9月26日报道称,今年夏天,俄罗斯发生森林大火的同时,科学家发现有关“雪人”的报告激增了1倍,俄克麦罗沃州绍利山区发现了30例“雪人”,当地15位居民表示,经常可以看到“雪人”。该州国际山地中心的一位负责人说,这些“雪人”是被森林大火逼出来移民的。国际文传电讯社说,俄科考队已再次开始寻找“雪人”推荐szthh.com。此外,格鲁吉亚的考古学家去年底也在该国哈拉加乌尔保护区找到巨人的颅骨化石。

  
  据统计,世界至少有750人自称见到了“大脚怪”,声称发现巨大脚印的人数则更多。加拿大被认为是最早发现“大脚怪”确凿足迹的地方。1811年,该国皮毛商大卫·汤普森在落基山脉某地看见一串长30厘米、宽18厘米的巨大脚印。在之后的200年中,来自墨西哥、美国、秘鲁、印度等各地的报告不断相互印证、修正矛盾以及增补细节,描绘出一幅“大脚怪”的画像:它外形类似雄性大猩猩,身高2米至5米,体重超过230公斤,有着深褐色或深红色头发、一双大眼睛以及凸出的前额,浑身散发出难闻的气味。最重要的特征是,足印可达60厘米长,20厘米宽。有研究者认为,“大脚怪”主要集中在美国太平洋西北地区和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等地区的偏远丛林中。喜马拉雅山“雪人”和神农架“野人”也是这一家族的成员。一些说法是,“大脚怪”可能是巨猿残存的后裔。被《时代》周刊称为“20世纪世界最杰出野生动物学家”的英国生物学家珍·古道尔表示:“有着不同背景、来自世界不同地区的人都以非常相似的方式描述了一些非常相似的大脚动物的存在,它们又发出非常相似的声音,所以,这种原始人类存在的可能性非常大。”  民间官方都有兴“对揭开神农架野人之谜,我至少有七成到八成把握。”宣布此次科考的“湖北省野人考察研究会”负责人王善才26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他认为支持这个信心的主要根据是,目前有400多位有名有姓的神农架“野人”目击者以及毛发、睡窝、粪便等间接证据。据介绍,他们将组建3至5个科考队,每支队伍10名以上队员,重点考察五六个区域。

  
  “这是一个之前不为人所知的组织,我们想要为其提供一些设备,却发现这个组织没有网站、电子邮件地址、论坛以及博客。从经验而言,没有国际合作,它不可能组织如此大规模的考察。”对王善才此次行动,美国“大脚怪”野外考察者组织(BFRO)发出这样的质疑。这个成立于1995年的民间组织自称是目前成立最早、规模最大的“大脚怪”探索和研究机构,由一些背景各异的学者、专家、记者等组成。BFRO已经建立起一个“大脚怪”数据库,所有报告全部来自各国媒体报道或志愿者自发的上传。

  
  北美地区是报告“野人”出现最密集的区域。在北美的印第安人中,关于这种神秘怪兽的传说至今已有400多年历史。在BFRO网站上可以清楚看到,除夏威夷州和华盛顿特区之外,美国其他所有州近年都有发现“大脚怪”的报告。而加拿大近几十年来,几乎隔些年就会有被目击者描绘得“栩栩如生”的“野人”故事出现。现在,像BFRO一样丛生的民间考察组织就是上世纪50年代末北美寻找“大脚怪”热潮未尽的产物。他们凭借并不充裕的资金和摄像机之类的简单设备进行考察。然而目前,这些“大脚怪”的追随者们收获的只是一些传说。参加过上世纪70年代几次“野人”科考的王善才也说,当时的工具只有步话机、几台照相机和枪,“这次如果能够筹集到足够资金,至少要配备全球定位仪,摄像、照相器材和电子跟踪监控设备”。王善才承认,正是因为存在争议,政府部门不便出资支持相关考察研究,只能采取民间集资的方式。

  
  不过,在一些其他国家,官方力量已经介入了这项活动。专门报道各地奇异现象的英国《福腾时报》曾报道称,2005年11月,3名目击者在马来西亚柔佛州丛林中挖鱼塘时,惊奇地看到3个浑身是毛、长得像猿的“大脚怪”。而据加拿大《汉密尔顿观众报》披露,马来西亚的这种“大脚怪”最早的目击记录可以追溯到1871年。2006年1月底,柔佛州当局宣布进行官方考察,马来西亚由此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官方出面寻找神秘类人动物的国家。马来西亚《每日新闻报》今年4月19日曾宣称,在官方搜寻过程中,有一个“大脚怪”被捕获,但该国国家通讯社随即发表官方报告,否认了这一说法。

  
  在俄罗斯,谈论出现“野人”是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的,从那时俄科学家就开始进行大探险,国家还为此拨出预算资金。俄科学家称,前苏联在找寻“人类进化短缺的一环”过程中一直处在世界领先地位。俄科学家拉雷萨说,现在这项考察已经成了全国规模的,相关科学家还建议成立国际联合组织共同完成这一艰巨任务奇.闻.网。

  
  就在今年,印度东北梅加拉亚邦当局也加入了官方考察“大脚怪”的行列。据印度媒体报道,今年8月的3个星期中,当地至少六七名居民宣称,在不同地方看到过传说中的“大脚怪”。40岁的隆哲克里村村民珊格马描述说,他在森林砍柴时突然看到三四十米外的地方竟站着4个高大的长毛怪物,“那景象恐怖极了,我被他们看得浑身发毛,吓得扔掉手中的柴火撒腿就跑”。一些更为不可思议的说法是,曾有村民称遭劫持后还被女“大脚怪”哺乳。获得印度最高文学奖的作家马拉克坚持说:“它们不可能是巨熊或巨猿,或是幻觉。因为当地有关大脚怪的说法已至少有1个世纪之久,在邻近的西藏和尼泊尔地区也有类似传说。”

  
  “大脚怪”尸体是橡胶猿猴尽管多国科学家都在进行“大脚怪”研究,但到目前为止,仍没有真正捕获过一只“大脚怪”。曾被认为最为有力的一个“证据”是,1967年美国人帕特森用摄像机拍下了一段长约60秒的“大脚怪”出现的珍贵镜头。短片上的“大脚怪”肩宽近1米,毛皮黑色,用两足屈膝行走,有一对下垂的乳房,看上去像一只大猩猩,体态和行走姿势却更像人。这段录像引得世界无数科学家为之疯狂,他们无数次观摩短片,并亲自前往录像的拍摄地考察。然而,2004年3月,美国华盛顿州雅吉瓦63岁的老人鲍伯·希罗尼穆斯向媒体透露,当年拍摄的那只“大脚怪”其实是自己披上大猩猩的毛皮道具装扮而成的。据说,帕特森答应给他酬劳和保密费共计1000美元,但他一分钱都没有拿到。

  
  另一场着名骗局是,2008年8月,美国佐治亚州警察惠顿和朋友戴尔宣称,他们6月在该州北部山区的水边意外发现“大脚怪”的尸体,并带回家冰冻起来。与此同时,二人开始贩卖印有“大脚怪”的T恤和影片广告,还把找到“大脚怪”的故事以一笔数目不详的价钱卖给加州一家公司。直到负责调查此事的专家开箱“验尸”发现这根本是个橡胶制成的道具时,惠顿和戴尔的电话答录机仍在宣传要价499美元的“大脚怪探险之旅”。

  
  王善才的科考也面临类似质疑。据他介绍,目前有来自北京等几个地方的机构表示有意向参与。武汉大学环境资源学院教授胡鸿兴对媒体表示,企业赞助是要看到市场效益的,随之而来,很多以“寻找野人”为名的探险旅游项目就要大范围兴起了。王善才也承认,当地政府的确希望能打“野人”旅游牌。据说,“湖北省野人考察研究会”曾组织过一次探险活动,报名费为2980元。而在重启“野人”科考的消息传出后,神农架林区附近的村庄甚至有人做起了假扮“野人”的生意。

推荐阅读:三年作案600余起美小镇惊现神偷“猫咪”!

  
  对于旅游协会希望借光“野人”科考,印度梅加拉亚邦政府倒毫不遮掩地表示“非常支持”。据印度媒体报道,这里的北部山区已建有一个面积200平方公里的国家公园,他们计划今年冬天开展活动,发动世界各地游客进山寻找“大脚怪”。

  
  一边争议一边寻找“到底有没有大脚怪?”平息这一质疑是“大脚怪”热衷者在寻找之外面临的挑战。据美国媒体报道,部分科学家持怀疑态度,因为很少有证据能证明一种巨大的史前猿类生物幸存下来。一些美国科学家表示,种族的繁衍需要足够数量的个体,但间接证据表明该动物数量不多,因此“大脚怪”几乎不可能存在。美国《怀疑探索者》杂志主编本杰明·雷德福去年9月发表“大脚怪”是虚构造假的十大理由,还提出化石记录是空白、目击事件并不真实、真正的专家太少、足迹和DNA分析没有样本等多项质疑。

  
  但也有不少科学家不同程度地支持对“大脚怪”的探索和研究。英国生物学家珍·古道尔曾表示,她确信“大脚怪”存在。美国爱达荷州立大学人类学和解剖学副教授杰弗里·梅尔德伦也认为寻找“大脚怪”是“一项正当的科学尝试”。美国野外生物学家乔治·肖勒在对“大脚怪”抱有怀疑态度的同时,仍呼吁进一步研究。美国《洛杉矶时报》称,这代表了西方科学界相当一部分人的观点。


  对于人类为何如此执着于这个话题,有专家分析认为,这是因为随着人类对自然界认识的增加,发现动物新品种的可能性越来越小,但可能仍有许多人们未知的动物存在世间。而且近100年间,过去许多被怀疑的动物陆续被发现和证实,比如大猩猩、大王乌贼、鸭嘴兽以及科摩多龙。

  
  其实,围绕“大脚怪”的争议丝毫没有妨碍它进入人们的生活。在加拿大太平洋沿岸,着名漫画家约翰·伯恩以“大脚怪”为原型创造的漫画已推出了32套。今年初举办的温哥华冬奥会,3个吉祥物之一就是全身棕毛、酷爱冰球的“大脚怪”夸奇。看来,无论“大脚怪”存在与否,它至少已在人类精神世界里充分娱乐大众了。

本文地址:
本文标题:世界掀起找野人劲头 至今无所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奇闻吧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