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十字寺未解之谜:景教何时存在?

作者:奇闻吧 目录:不解之迷  时间:2020-07-10 

  1919年,有个叫哈丁的洋人来到十字寺。景教石刻的发现,揭开了一段被历史掩埋了许久的真相——这座供奉着佛教诸神的十字寺,原来曾经是一座景教寺院。车场村西北十字寺遗址上,一块元碑、一块辽碑十分引人注目,它们默默地讲述着十字刻的千年沧桑。

  1919年,有个叫哈丁的洋人来到十字寺。这座古老的寺院位於房山周口店镇的车场村,寺中的两块石刻上清晰的“十字”吸引了他的注意。

  他仔细观察发现,石刻上所刻花纹非常精美,其中一石刻的下面雕刻着一个十字立在一个莲花座上,十字横笔两端各有一颗桃尖向外的桃形心。石刻左右两侧各雕刻着一只形状相同的上宽下窄的梯形花盆,左侧花盆里是一簇荷花,艺术化了的荷叶间是一朵酒盅状破蕾初放的花蕾。花蕾上端是两个盛开的花朵,左端是几只莲蓬。右侧花盆里是一簇菊花,茂盛的枝叶将一朵盛开的菊花簇拥於正中。另一件石刻正面雕刻的是一朵盛开的荷花承托着一个十字,石刻的左右两侧各雕刻着一只形状相同的椭圆形收口出沿花盆——左侧花盆内是一棵牡丹,四周是茂盛的枝叶,正中是一朵盛开的鲜花﹔右侧花盆内是一束菊花,菊花枝叶茂盛,四只花朵均匀分布期间。


 

  第二件石刻十字交叉的空白处刻有陌生文字,一时让他困惑不解。后来西方人伯吉特教授辨认出,这是两句古叙利亚文,意思是:“仰望它,寄希望於它。”原本出自《圣经·诗篇》第三十四章5(6),而同样的古叙利亚文曾出现在一部公元6世纪的叙利亚文《路加福音》手稿封面上,这本书现存於大英博物馆内。

  原来,这两件石刻是珍贵的景教遗物。石刻的发现轰动中外学术界,一些基督教研究人士称之为“景教徒的最确实和最有价值的遗物”、“景教东渐史上的伟迹”。

  景教石刻的发现,揭开了一段被历史掩埋了许久的真相——这座供奉着佛教诸神的十字寺,原来曾经是一座景教寺院。

  车场村西北十字寺遗址上,一块元碑、一块辽碑十分引人注目,它们默默地讲述着十字刻的千年沧桑。这座寺院为东晋建武元年高僧慧净创建。唐贞观十二年,高僧义端路过此地,将寺院重修做了主持。辽代叫崇圣院,应历二年,高僧惠发愿重修,建造了大殿三间,中塑释迦牟尼、左大智文殊师利菩萨。元至正十八年,高僧惠诚见寺院被兵乱所毁,募缘重建,起大殿五间,中塑三净身佛十八罗汉,壁绘二十诸天四王殿宇。顺帝名赐十字寺之名。但从建成直至景教石刻被发现的一千六百年间,十字寺留下的都是佛教寺院记载,未见景教寺院的任何作息。   那麽,景教究竟何时曾存在於十字寺?十字寺发现的景教石刻究竟隐藏着景教徒怎样的故事?一段景教存在的历史如何被光阴掩埋得如此了无痕迹?这是十字寺留给世人的待解之谜。

  1919年,有个叫哈丁的洋人来到十字寺。景教石刻的发现,揭开了一段被历史掩埋了许久的真相——这座供奉着佛教诸神的十字寺,原来曾经是一座景教寺院。车场村西北十字寺遗址上,一块元碑、一块辽碑十分引人注目,它们默默地讲述着十字刻的千年沧桑。

推荐阅读:鬼火在闪烁? 庐山千年佛灯自燃之谜

  1919年,有个叫哈丁的洋人来到十字寺。这座古老的寺院位於房山周口店镇的车场村,寺中的两块石刻上清晰的“十字”吸引了他的注意。

  他仔细观察发现,石刻上所刻花纹非常精美,其中一石刻的下面雕刻着一个十字立在一个莲花座上,十字横笔两端各有一颗桃尖向外的桃形心。石刻左右两侧各雕刻着一只形状相同的上宽下窄的梯形花盆,左侧花盆里是一簇荷花,艺术化了的荷叶间是一朵酒盅状破蕾初放的花蕾。花蕾上端是两个盛开的花朵,左端是几只莲蓬。右侧花盆里是一簇菊花,茂盛的枝叶将一朵盛开的菊花簇拥於正中。另一件石刻正面雕刻的是一朵盛开的荷花承托着一个十字,石刻的左右两侧各雕刻着一只形状相同的椭圆形收口出沿花盆——左侧花盆内是一棵牡丹,四周是茂盛的枝叶,正中是一朵盛开的鲜花﹔右侧花盆内是一束菊花,菊花枝叶茂盛,四只花朵均匀分布期间。


 

  第二件石刻十字交叉的空白处刻有陌生文字,一时让他困惑不解。后来西方人伯吉特教授辨认出,这是两句古叙利亚文,意思是:“仰望它,寄希望於它。”原本出自《圣经·诗篇》第三十四章5(6),而同样的古叙利亚文曾出现在一部公元6世纪的叙利亚文《路加福音》手稿封面上,这本书现存於大英博物馆内。

  原来,这两件石刻是珍贵的景教遗物。石刻的发现轰动中外学术界,一些基督教研究人士称之为“景教徒的最确实和最有价值的遗物”、“景教东渐史上的伟迹”。

  景教石刻的发现,揭开了一段被历史掩埋了许久的真相——这座供奉着佛教诸神的十字寺,原来曾经是一座景教寺院。

本文地址:
本文标题:北京十字寺未解之谜:景教何时存在?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奇闻吧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